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问题与完善(10)

  (二) 完善知识产权质权登记制度

  知识产权质押是以登记为生效要件的, 但是知识产权权利类型体系庞杂, 不同类型的权利其登记程序也应有所区分, 现阶段针对不同类型的知识产权出质, 专门设定了一些针对性较强的规定, 但从我国现今的国情出发, 关于知识产权进行质押的登记制度还是没有达到高度统一、涵盖全面的程度。若要将登记制度进行统一规范, 在下一步工作中, 国家应将宏观方面的相关立法工作作为推动知识产权质权发展的重点, 才能真正意义上的对相关工作进行规范指导。针对知识产权自身的特殊性来说, 现有的质押登记制度还不够规范, 没有形成统一模式, 当务之急是免除一些繁琐的行为规范, 而且建立起长期有效的机制, 尝试运用大数据技术建立起一个更加统一、高效、便捷的智能化的知识产权质权备案系统, 创造更高效、便捷的符合我国实际情况的知识产权质权运行模式。如果非要进行对比研究的话, 可以参照不动产登记系统, 借助不动产登记已有的模式与经验建立起适于权利质权登记的模式。另外, 更多地去关注一下国外的先进经验也是必要的, 在将自身所拥有的知识产权的经济效能发挥到最大的基础上, 去不断地摸索整个融资过程当中可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方法, 秉承着这样一个理念并结合我国的国情, 为知识产权权利体系中各权利类型的出质, 打造一套配套适用的权利质押公示制度。此外, 在经济较为发达, 知识产权融资活动较为频繁的地区我们可以尝试建立起电子登记系统, 并不断向外辐射使其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若知识产权局能通过一定的方式将所有知识产权的抵押登记都纳入一个部门进行登记的话, 可以将业务集中, 既防止了部门与部门之间的互相推诿, 也可使登记流程简捷化, 使得相关管理更加规范, 也为降低设立质权的经济成本提供了机会, 这不仅是行政部门人性化的体现, 也能够从整体上来真正促进我国知识产权融资担保活动的发展。

  (三) 完善提存制度

  提存制度在我国一直处于不断完善发展的状态。从改革开放之初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民法通则》的若干解释中明确了提存制度在我国法律体系中的法律地位之后, 我国关于提存制度的研究就从未离开过立法机关的视野, 而后颁行的《提存公证制度》、《合同法》的第91、101、104条都针对当时已有提存制度的各个环节进行了较详细的规定, 但是受限于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速度, 提存手段的使用率远不及现在, 所以当时的这些立法也有很多地方存在较为明显的漏洞。简言之, 在我国关于提存机关、提存办法、提存效力等的立法层面的规定不仅没有形成体系化的提存制度, 也使得提存行为于实践中表现得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当事人进行提存时, 对提存的基本程序和流程都不是很清楚。因此, 完善提存制度是完善知识产权质权制度的重要一步。第一步就是从立法层面开始规范, 要有明确的制度导向, 健全有关提存的法规, 丰富、完善提存制度的内容, 加强提存的操作性技术立法等。另外, 针对提存工作管辖部门不清的问题, 法律层面应以明文划清职责, 至于其他一些提存的工作细节、步骤等由于影响着提存工作的顺利开展, 所以应将这类要件一一明晰化, 给知识产权质押工作以完备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