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问题与完善(2)

  一、知识产权质权的厘定

  (一) 知识产权质权的定义和特质

  知识产权除人身性权利外还包含有财产性权利, 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性权利属于无形资产的范畴, 可用于流通交易。所以知识产权是可以作为融资担保的标的物的。故而以知识产权作为标的物的质押活动是可以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合理开展的。除一般权利质权共有的一些特征以外, 知识产权质权相较于其他无形资产融资担保方式其特有的要素包括:

  第一, 知识产权质权的客体范围, 由于知识产权体系庞杂, 权利类型多样, 《物权法》中是有明确规定的, 诸如商标权、专利权、着作权等。与证券质权和股权质权的客体相比, 知识产权质权的这些客体不具有流通性, 无法自由流通。

  第二, 设定方式方面, 知识产权质权的设立方式较为严苛, 我国《物权法》有明文规定, 登记是作为知识产权质权设定的生效要件的, 只有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登记后知识产权质权方能设立。而其他的一些权利质权则并非需要以登记为公示手段, 交付即可。所以在质权的设立程序上知识产权质权可以说是相当严谨了。

  第三, 质权实现方面, 知识产权设质活动中, 质权人权利的实现方式与其他权利质权并未有较大区分, 最主要的区别存在于标的知识产权的经济价值的评估程序。由于当事人缺乏专业知识, 所以评估时必须求助于专业机构。其次是提存程序, 由于知识产权易灭失, 所以知识产权质权的提存步骤也是相当重要的, 稍有疏忽便会损害质权人和出质人的利益。

  (二) 知识产权质权客体的范围

  明晰知识产权质权的客体 (标的物) 包括哪些种类, 是正确认识知识产权的关键要素。首先, 知识产权质权作为权利质权的一种, 充分体现了价值权的基本属性, 只能运用知识产权中具有的财产性权利作为融资担保活动的标的。自然而然地“蕴含财产性权利”, 应该可以说是成为知识产权质权客体的首要条件。其次, 此种财产性权利需可实现转让。知识产权质权的设定其主要目的即在被质权人在需要行使质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时候能够通过提存、评估、拍卖等一系列程序取得标的知识产权的经济价值, 实现优先受偿。[1]倘若质权人最后无法将该知识产权变价拍卖则该知识产权的设立就显得毫无意义了, 最后此权利需属于法律规范内适于设质的范围。

  1.着作权质权的客体及我国“未来着作权”质押制度的构建

  着作权是整个知识产权权力体系中最为典型也是最为社会大众熟悉的一种权利类型, 它兼具人身性和财产性。但是平时我们在生活中最为了解的应该是它所具有的人身依附性特征, 而非其财产属性。其实着作权所包含的财产性权利是非常多样的, 基本上均可以用于出质, 这在我国《物权法》第227条中是有明确规定的。但只有已经发表进入社会的作品, 才能获得该着作权中的财产权利。作品发表时发表权作为一种人身权却无法质押, 这就是在着作权的权力体系之中的一个特例, 以发表权出质的即使有权利人的授权但如果最后未能在传媒机构发表的亦无可能质押, 所以存在一定风险。笔者认为着作发表权难以进行质押的根本原因是着作发表权并非一种财产性权利, 而是属于一种人身依附性的权利。因为发表权本身不具有经济效益, 其经济效益产生于发表之后。而作品一经发表发表权便不复存在了, 谈何出质。而且现阶段世界范围内也无一国将着作发表权归为可转让权利的法例。所以笔者认为不应将着作发表权纳入着作权质押的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