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问题与完善(3)

  关于构建我国“未来着作权”质押制度的问题, 笔者拟从以下方面进行论述:

  (1) 未来作品着作权转让制度的现实基础———预期利益。“未来着作权”的经济价值主要存在于转让过程中。至于其在立法层面上是否具有可行性, 我们首要考虑的就是它存在的立法基础, 将其提炼为一种确立未来作品着作权转让制度的现实基础, 即未来作品蕴含的潜在经济价值。随着当代经济效益多元化发展的深入, 某些现实效益背后的隐藏利益也逐渐为人们所重视。知识产权体系中未完成的未来作品的相关权利就是其中之一。未来作品虽然还处在创作阶段, 但也绝非不具有经济价值。在将来特定的时间完成创作之后, 该作品的着作权以及一系列的相关财产性权利也随之产生, 故而创作中的作品是具有潜在的经济利益的, 且其发展空间很大。所以一些投资者正是看中了某些创作中作品的价值才愿意购买这些待完成的作品。同样因为潜在经济利益的存在, 使转让未来作品的协议于当事人之间形成合议创造了机会。具体来说就是:受让人可通过拥有未来作品, 在完成后具有某些财产性权利时优先取得未来作品的经济价值。另一方面有了雄厚的资金支持创作者可以更好地将作品水准发挥出来达到最好的效果, 此种合作模式可以说是文化产业发展的一剂强心针, 以实现经济产业和文化产业双赢的局面。

  (2) 域外立法模式与我国立法态度。当今全球范围内针对未来着作权的转让问题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立法态度, 即赞同与反对两种类型。实际上支撑两种不同的立法态度背后的是两种指向不同的立法模式:版权法体系与作者权体系。

  所谓版权法体系其实是英美法系对于着作权相关理论所秉承的立法模式。英国图书销售商行业公会是出版者财产权理论的最初制造者, 出版者认为自己的经济权益如果只及于首版产品对自己的权益是一种损害, 所以他们认为某些由其衍生的财产权仍应属于他们的合法权益, [2]受众应向作者支付一定数额的费用。

  大陆法系国家遵循的则是作者权体系, 在作者权体系下着作权的人身性地位被拔高, 它强调着作权虽可创造经济价值, 但我们切不可忽略着作权除有经济价值外, 还有明显的人身价值, 或者可以说着作权的经济价值来源于着作权的人身性特征。

  综上, 笔者认为应当结合上述两种观点采取一种较为折中的态度。关于第一种观点暂且称其为“一元论”, “一元论”的缺陷明显, 将财产权和人身权混为一体进行转让, 这就与出让者 (作者) 的个人因素很有关联了, 如果作者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非常受欢迎的作家, 其作品发表必然会受到大众喜爱, 此时, 如若作者考虑到这些因素再进行着作权转让时极有可能会向受让者“漫天要价”, 如此一来不仅会加重受让者的负担, 必然也会因为受让者转嫁成本而增加消费者负担, 这是不利于市场繁荣的。另一方面, 如若是知名度小的作者创作了一部佳作必然也会被出版商不断压价, 这明显是有违公平原则的, 也是对作者着作权的一种不尊重。至于第二种观点, 我们称之为“二元论”, 它则过分强调了着作权中财产权与人身权的界限, 不符合理论与实际。因为着作权的经济价值确实受到创作者个人因素的影响, 而创作者个人的知名度也需要借助于作品的市场口碑来推动。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绝不可强行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