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问题与完善(4)

  我国关于着作权转让的立法现状, 可以说也是坚持了“二元论”的观点, 但较之于纯粹的“二元论”观点我国立法层面规范得较为缓和, 我国关于着作权转让后对着作权人相关权利的限制主要也是处于对受让人权利的保护。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打击“翻版”, 为了遏制权利人因为不了解市场行情而任意处置权利造成经济利益损失。对于未来着作权法律地位的确定, 即使是在信息高速流通, 大数据技术发达的今天仍未得到明确, 这实则是属于一种立法滞后了, 在此方面我国立法机关需要引起足够重视。

  (3) 构建我国未来作品着作权转让制度的几点设想。随着知识产权融资担保的需求量不断加大, 未来作品着作权的转让也逐渐开始大量使用, 但是如若缺乏法律层面的指导必然会形成混乱局面, 所以我国应当对此社会需求迅速做出反应, 加紧立法对其在宏观制度层面予以妥善指导。结合国外相关立法例, 我国在制定关于未来着作权法律文件时关于转让合同的条款应有以下限制:

  第一, 未来作品转让中可转让范围的限制。其中全部转让模式中就含有:一是将现有的未来作品全部转让;二是将未来作品预期可得的权利全部转让。在未来作品的转让活动中, 创作者如果不是知名作家在交易过程中往往不占优, 若不加以限制必将严重损害其利益。

  第二, 对转让未来作品期限方面的限定。这其中最为典型最为关键的类型就是对无限期转让的限制。所谓无限期转让, 顾名思义即为永久性的没有时间终点的转让。其实, “无限期转让未来作品”与“全部转让未来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忽略了对创作者利益的保护。是故现今世界范围内已有很多立法例中都对未来作品转让协议的最长有效期限进行了限制。

  第三, 限制对未来作品的再次转让。未来作品由于尚未创作完成, 故而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由于种种方面的考虑可能将作品转让给第三人, 但是这显然是对原合同受让人权益的侵犯, 不利于交易安全的实现。而且如果出现意外情况未来作品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的话, 转让合同就无法实现, 合同目的便会落空, 而且如果作品达不到预期的经济价值, 必将严重阻碍合同目的的实现, 进而引发纠纷。而且着作权的人身性特征明显, 如此看来依诚实信用原则创作者也不可转让第三人。

  第四, 在《着作权法》中确立未来作品转让的违约责任。笔者认为《着作权法》不仅需要对创作者的权利提供周全的保护, 更应当对受让人的合法权益提供周密保护, 在以未来待完成作品对象进行转让活动时, 获取潜在利益是受让人追求的终极目标, 因为未来作品的创作难以确定一个具体的完成日期, 倘若作者无法按照合同所确定的期限交付作品, 这必然会增加未来作品转让的交易风险, 不利于着作权市场的繁荣。在违约责任的制度设计上必须充分兼顾受让人与出让人两方的利益, 而且加之着作权融合有财产性权利和人身性权利, 违约责任不得损及作者着作权中的人身权部分。另外, 为了保护受让人的权利, 倘若作者存在违约行为又无法承担经济赔偿, 则必须在制度层面允许受让人针对未来作品的着作权的财产性权利部分运用提存、拍卖制度取得经济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