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问题与完善(6)

  4.其他知识产权作为知识产权质押客体的资格确定

  知识产权体系庞杂, 种类繁多, 除我国《物权法》上明文规定的专利权、着作权、商标权三种类型的权利质权之外, 还有很多种知识产权可以进行出质, 因为它们都含有丰富的经济价值, 适于流转。接下来就其中几种较为有代表性的权利展开论述, 讨论其作为知识产权客体的可行性。

  商号权, 又称字号权。《民法总则》第110条第2款就法人与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进行了专门规定, 但是又不同于自然人的姓名权是一种纯粹的人身性权利, 商号权由于往往包含企业的商誉、口碑, 所以其有财产性特征突出, 经济价值丰富的特点。虽然现今学界存在着很多关于商号权可否设质的学说。其中有肯定的观点也有否定的态度, 持否定观点者, 其理由多为:商号权具有特定的身份识别功能, 类似于自然人姓名权中的人身依附性, 不能够作为质权客体。但是笔者并不赞成此种观点, 商号权是完全可以作为知识产权的质权客体的。因为商号权虽有识别性, 但其识别性乃服务于企业的市场营销活动中, 客户喜爱此品牌便会购买此品牌的产品, 增进其经济价值。其次, 商号权蕴含有该企业的商誉和口碑。这些都是企业在市场中赖以生存之本, 都是为企业创造经济效益所服务的, 所以鉴于此将商号权作为知识产权质权客体并无不妥。

  技术秘密, 作为技术发明活动中核心要素的载体, 往往给人一种神秘之感。也正因为其承载着技术发明的所有信息, 所以技术秘密同样具有经济价值。虽然现在技术秘密是否能囊括于知识产权的系统范围内依旧是理论界的一个争议热点, 但近来赞成将其归为知识产权阵营的声音已略占上风。而且在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 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中和由知识产权联合国际局起草的《发展中国家发明示范法》中就已经将其非常明确地归为一项重要的知识产权。故而在理论上将技术秘密归入知识产权体系在全球范围内似乎支持率更高。但是技术秘密是隐之于世的, 一旦公布, 其经济价值必然消失, 所以如若将技术秘密出质的话。笔者认为可操作性不强, 具体表现为: (1) 质权人义务过重必须履行保密义务, 违者则须承担责任; (2) 专业鉴定、评估复杂, 稍有不慎即会泄密。所以将技术秘密纳入质权客体, 即使无理论障碍可操作性亦偏低。

  至于知识产权体系中的邻接权, 众所周知, 其人身依附性非常之强, 稍有不慎即会导致侵权。虽然邻接权也具有一定程度的经济价值, 也有一些财产权属性, 但是基于对知识产权质权设定的效率和成本考虑, 笔者认为不应鼓励将邻接权纳入知识产权质权客体的范畴中, 导致前期成本高、后期隐患多, 这都是无法避免的。[4]而融资担保的核心要义就是高效、安全, 显然以邻接权为标的的质押活动是很难达到这个要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