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问题与完善(7)

  二、我国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中的具体问题分析

  (一) 以知识产权设质并不需交付权利证书

  关于以知识产权设质过程中, 是否需要移交作为质物的知识产权的权利证书的争论, 一直是权利质权体系中理论界与实务界关注的焦点问题。学界大部分意见认为, 知识产权的质押无需转移知识产权的证书予质权人, 原因主要是权利证书不具有流通性, 转移作为质物的知识产权的权利证书一举, 其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而且, 从实际操作中的可行性方面来考量, 如果知识产权人仅以部分专利出质或知识产权人以正在使用或正在许可他人使用的专有权出质, 权利证书一旦交付, 知识产权人对该项知识产权的使用就会出现障碍, 这是不利于社会科技和经济发展的。但是也有少数的学者认为, 知识产权质押应转移质物权利证书。理由是:所谓“质押”标的物自然应置于质权人之手, 只有质权人真真切切的占有了有体物才算是达到了质押的目的。故而以知识产权出质的, 能体现质权人占有了此项知识产权的表象就只有转移权利证书一项了。

  笔者认为, 并不需要将转移出质知识产权权利证书作为知识产权质押的形式前提。这主要是出于对一些类型的知识产权并无权利证书这一实际情况的考量, 如着作权等无权利证书的知识产权如何完成交付权利证书的步骤, 既然要将交付权利证书纳入知识产权质押规则中, 则应符合所有类型的知识产权的共性。有证书可以交付, 但证书效力仅起到了证明作用, 取得证书并不代表持有者取得了该权利, 因此交付意义不大。即使拥有了该权利证书但该权利的所有人依然是出质人。商标权的出质并不影响出质人对其负有的保全义务, 出质人仍应保持其原有的使用方式不变, 否则该商标权将面临遭到撤销的风险, 而要行使该权利就必须持有该注册商标证明, 所以综合上述因素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若要保持商标权的经济价值不被浪费的话, 即使已将该商标权出质其商标权属证明也只能由商标权人持有。

  (二) 兼具抵押权特征的知识产权质权应体现知识产权特质

  关于以知识产权作为出质标的进行质押的法律规制最早出现于《担保法》中, 可以说《担保法》是最早确立我国知识产权质押制度的一部法律。而后, 随着我国《物权法》的颁行, 民法理论中的各类用益物权被《物权法》一一列明, 质权作为一类典型的用益物权自然在列。但质权又有有体物质押与权利质押之分, 知识产权作为权利质押被单独的条文予以确认, 可见知识产权的融资担保功能在权利质权体系中可以说是较为突出的。但是, 不管是《担保法》还是《物权法》针对知识产权质权它们都没能体现出知识产权出质这类权利质权的特殊性, 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以有体物质押的立法思路与指导原则来规制知识产权质权, 忽略了知识产权具有体系庞杂、易灭失、难保存等特点。知识产权质押与有体物出质活动相比, 不论是程序上还是操作中都要显得更为复杂。首先从公示手段上来说, 有体物只需要转移占有, 出质人将质物交付给质权人即可, 而知识产权质押中双方必须就质押标的物办理质押登记。因为知识产权是一种权利无法实现转移占有。其次, 正因为知识产权无法实现转移占有, 所以法律有规定如果出质人试图将出质标的再次进行转让或许可他人使用则必须经过质权人同意。这是出于保障质权人合法权益的考虑, 故而留下了如前文所述的知识产权质权如何实现, 是像有体物一般的转移占有, 是交付权利证书还是采取何种方式等问题。所以, 权利质权在此立法基础上所展开的关于知识产权质权方面的理论研究与实务探索显然是不能突出知识产权质权特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