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现行知识产权质权设定问题与完善(8)

  (三) 民法上占有及准占有制度难以与知识产权相适配

  知识产权的客观载体即我们一般所称的知识产品。但知识产品并非有体物, 难以适配有体物的“占有制度”。知识产权往往并不具有现实的客观存在形式, 且在同一时间内可能多个主体同时占有该知识产权, 这与有体物在空间和时间上只能由一个人或社会组织来实际占有或使用形式等有着显明的区分。所以, 对有体物的占有可能依赖于其天然的排他性。相反的, 在客观生活中知识产品往往可以在同时刻为多个主体所占有, 如若仅仅只对占有人的占有状态提供保护的话, 显然无法切实保护到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所以若要从此角度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必须要创设一种只有权利人拥有, 可以排除所有权利人以外可拥有的权利, 此权利的性质应类似于绝对权。另外, 知识产品的价值来源于为社会大众所认知、认可, 而且知识产权权利人获得该知识产权唯一的途径也就是公开发表该知识产权。所以如若像前文所述的那般去刻意创设一种排他性的权利给予知识产权权利人, 显然是缺乏实际操作性的, 而且知识产权既然为大众所广泛熟知, 那么许多用户同时占有, 共同使用便再正常不过了, 便也谈不上侵权了。

  此外, 在民法理论上亦颇有人气, 关于客观有体物占有制度的“准占有”理论貌似也无法在知识产权发生效用。知识产权具有财产权属性, 乍看之下与“准占有”的基本要求是相符的。但实际上两者都无法真正的协调适应, 理由如下:

  第一, “准占有”制度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模式———占有推定。其要义是只有现实占有人证明自己的占有状态有合法来源便可推定占有人享有该权利。这在有体物的占有问题上似乎没有丝毫障碍, 因为有体物是一个个独立的客观存在, 在同一时刻只可能为一个主体所占有, 所以若占有人能够证明占有状态符合法律规范, 那么便可顺理成章地推论出该占有人确实享有该权利。但是若将“占有推定”适用于知识产权的权利推定似乎不能达到相同的效果, 因为公开发表是知识产权人获得知识产权的基本途径, 知识产权一经发表便会为大众所熟知, 且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 想要通过技术手段获得知识产权并非难事, 双方均可不费吹灰之力地列举出相关证据, 进而都被推定为正当权利人这显然是很荒谬的。[4]其次, 在知识产权体系中, 专利权和商标权的授予均以登记为前提, 故登记作为公示手段已然具有了公信力无需让准占有发挥功能。

  第二, 善意取得方面。因为知识产权体系中各权利类型的产生大多数是需要经过登记机关确认的, 所以既然有据可查, 第三人再声称不知情似乎可信度不高, 即使是属于真实情况也应当是第三人自己的“重大过失”, 所以不管怎么说在知识产权权属确认中善意取得功能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