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中美南海航行自由相关法律问题研究(13)

  五应对南海航行自由争议的路径与策略

  综合分析中美之间有关南海航行自由的争议, 其所涉及的国际法问题主要源于《公约》条款的模糊不清以及由此所导致的在具体解释上的两相分歧。海洋法会议上的激烈争议使得《公约》部分条款本身或模棱两可或语焉不详, 而对其所创制的部分海域和新概念的理解, 目前国际社会也未形成广泛一致的实践支持。这说明《公约》虽然最大可能地构建了较为全面的海洋制度, 但是很多问题并未因此尘埃落定, 而这些问题又必然演化为各种各样的海洋权益之争。当然, 法律问题只是海洋航行自由争议的外在体现, 其内在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国家利益之争, 更何况《公约》本身即是海洋强国与海洋弱国、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沿岸国与非沿岸国等具有不同利益国家之间博弈的结果 (1) 。因此对于中国来说, 要想有效应对与美国之间有关南海航行自由的争议, 就必须从推进新时期中国海洋强国建设的大局出发, 将法律路径与政治路径纳入宏观战略视野之下进行统筹规划, 并真正做到两手都要抓, 两手都要硬。

  在法律路径上, 中国需要旗帜鲜明地充分宣扬中国主张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并积极采取措施促进国际社会对《公约》的共识。比如对于专属经济区的军事活动, 政学两界都需要继续系统梳理中国的主张及其依据和理由, 明确并不反对军用船舶和军用飞机的一般通过, 如果通过附带军事活动, 则可对其进行分类限制。为此, 需要进一步强调专属经济区的独特法律地位, 以及军舰及军用飞机本身的威胁性和危害性, 如军事勘测用的声呐手段对海洋生物的危害, 军事演习、武器测验对海洋环境和生物资源的危害, 海洋控制对沿岸国的威胁等等。实际上, 对于可能危及和破坏专属经济区环境及资源的航行, 如核动力船舶和核材料运输船舶, 虽然《公约》并没有明确禁止, 但在国际社会实践中已经有众多国家强烈反对其通过本国领海和专属经济区。比如“太平洋尖尾”号、“太平洋水鸭”号、“太平洋天鹅”号、“晓丸”号等核材料运输船舶在来往于欧洲和日本时, 就遭到了大多数沿线国家的反对 (2) , 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更是明确反对其通过马六甲海峡 (3) 。另外在2002年“威望”号油轮断裂漏油事故发生后, 西班牙和法国也宣布将对在其专属经济区航行的超过15年的单壳油轮进行检查, 不适航者将被禁止航行 (4) 。这些事件说明, 即使对于非军事活动, 也即便《公约》并没有明确, 为保护资源、环境以及安全, 也可以对危及专属经济区主权权利和管辖权的航行活动进行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