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中美南海航行自由相关法律问题研究(14)

  需要强调的是, 美国并不是《公约》缔约国, 因此中美之间的分歧并不能依据《公约》来解决。对于与美国之间有关南海航行自由的争议, 中国不应该认同美国所谓的国际习惯法主张, 也不必要完全拘泥于《公约》。根据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历年《FON计划军事宣示执行报告》, 迄今为止它已挑战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所谓“过度海洋主张”, 其中也包括其盟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葡萄牙、西班牙等。在南海地区, 越南2012年《海洋法》明确规定外国军舰实施无害通过应该事先通知, 外国船舶和飞机航行和飞越专属经济区不能损害越南的主权权利、管辖权和国家利益;印度尼西亚要求外国军舰和非商业船舶进入领海前必须通知, 外国船舶没有合法的理由不能在毗连区停靠和游弋;泰国法律亦规定排除在专属经济区的任何非和平的利用, 特别是军事演习以及其他影响沿岸国权利和利益的活动。显然, 这些国家并不完全赞同或者支持美国的主张, 而更多是与中国的主张一致或者类似。因此中国完全可以联合这些国家, 共同努力澄清对于《公约》的理解, 并进一步充实其合法根据及理由。比如可以借鉴前述《专属经济区航行和飞越指南》的做法, 组织各国专家学者合作梳理《公约》条款, 借此增加或者宣扬有利于中国主张的理解;同时支持有关国际组织如国际海事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等, 推动其就相关问题作出更多公正的解释。

  在政治路径上, 中国需要理直气壮地揭露美国的制海权意图及其以自我为标准的功利主义行径, 并争取获得国际社会的更多支持。早在1945年, 美国总统杜鲁门就发布了第2667号和第2668号两个公告, 率先在公海范围提出大陆架和渔业区的要求, 紧接着又在1950年率先建立了防空识别区, 这些行为完全颠覆了当时公海捕鱼自由、航行及飞越自由的传统。从这个意义上讲, 美国才是“额外主张”的始作俑者, 也是公海自由的最先破坏者。现在美国之所以打起维护公海自由的旗号, 坚持军舰和军用飞机在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的航行和飞越自由, 是因为它已成为世界上实力最强的海洋强国, 可以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力量追求全球性的强权战略目标。目前美国所主张的在他国专属经济区的军事活动包括“情报、监测、侦察、军事数据收集、海军海洋勘测、战争演练、军事演习、航行中补给、武器实验和使用、舰载飞机起落等等” (1) , 如此广泛且毫无顾忌的军事活动既与专属经济区特殊的法律地位明显不符, 也充分彰显了美国在他国近海行使制海权的强权意图。另外, 美国虽然一直强势主导《公约》谈判, 但却最终选择不加入《公约》;尽管并非《公约》的缔约国, 但却每每依据《公约》对其他国家说三道四。这集中反映了美国极端功利主义的国际政治理念, 也充分暴露了它既要借《公约》约束和限制他国, 又要使自身不受任何约束和限制的霸权思想和霸权逻辑。对于美国这种欺世盗名的行径, 中国应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外交平台进行揭露, 并通过外交声明和抗议的方式, 有理有据有节地对其在南海的所谓自由航行行动作出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