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中美南海航行自由相关法律问题研究(4)

  在此背景下, 中美之间围绕南海航行自由的争议显然已经成为一个亟需研究的热点问题, 以为管控乃至处理不断僵硬的南海争端提供建议。在笔者看来, 不管南海航行自由问题的背后存在多少政治及经济利益之争, 最终都将集中外现为国际海洋法的问题, 而从国际法层面剖析问题进而寻求对策, 就成为谋求解决争议的一个至关重要的路径。当然, 美国向中国提出挑战的所谓“过度的海洋主张”有很多, 其中涵盖了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等多个海域, 以及领海基线、历史性权利、岛屿建设、海洋环境保护、安全管辖、海洋测量及情报收集、防空识别区等多个方面。其中部分问题虽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航行, 但与国际海洋法意义上的航行自由原则并不直接相关, 因此本文并不涉及这些问题, 而仅探讨航行自由的条件、管制等与该原则直接相关的问题。在就美国历年针对中国的海洋主张采取的抗议和行动进行梳理和归纳的基础上, 我们认为目前中美南海航行自由争议的焦点法律问题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外国军用船舶无害通过领海是否需要事先通知或者许可的问题;二是外国军用船舶和飞机在专属经济区内是否具有进行军事活动的自由权问题;三是沿岸国对毗连区内的航行是否具有安全管辖权, 以及防空识别区内对于仅在国际空域而不进入领空的飞行能否进行安全管制的问题 (见表1) 。在此, 我们将围绕这些问题作出尽可能系统的解析。

  

  表1 中美关于南海航行自由的主张及争议的焦点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相关资料归纳整理。

  二领海:无害通过事先通知或许可问题

  美国主张军用船舶无害通过领海无需事先通知或批准的主要依据, 是《领海与毗连区公约》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无害通过条款以及国际习惯法。美国认为《公约》第17条已经明确规定“无论是沿海国还是陆锁国, 所有国家的船舶都享有无害通过领海的权利”, 而且船舶 (包含军舰) 无害通过领海同时也是国际习惯法规则, 因此不需要事先通知或获得批准 (1) 。支持美国主张的观点强调:《公约》第17条虽然没有明确船舶是否是包含商业船舶和军用船舶的所有船舶, 但是根据条约解释规则, 在没有明确区分船舶性质的情形下, “船舶” (ships) 一词应按其通常含义来理解, 自然是指所有性质的船舶, 因此无害通过应该适用于所有船舶, 而无论其船旗、类型、货物、目的地、装备、航行目的等 (1) 。另外, 《公约》第17条规定的无害通过并不要求事先通知沿海国或者取得沿海国许可, 其他条款也没有赋予沿海国要求军舰事先通知或取得许可的权利。而且, 实践中明确要求军舰需要事先通知或批准的国家并不占多数, 而《公约》的编纂恰恰体现了船舶 (包含军舰) 无害通过领海这一国际习惯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