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中美南海航行自由相关法律问题研究(5)

  但是中国认为, 《公约》第17条并没有明确规定军用船舶的无害通过权, 而且军舰未经通知或许可无害通过领海也并未成为国际习惯法规则。在没有条约和国际习惯法禁止的情形下, 沿海国自然有权对外国军舰进行安全管辖, 亦可以要求外国军舰通过领海时应事先取得批准。支持中国主张的观点强调:《公约》的船舶用语模糊不清, 避开了军舰和商船的区别, 并不能作“包含所有船舶”的理解。领海属于国家的主权领土, 而军舰作为国家的武力工具, 如果在他国具有主权的领海内航行, 毋庸置疑应该获得他国的许可。如果在条约中国家放弃该许可权, 常理而言应该通过明确的条款来表示, 而不是含糊不清的条款。在条款模糊不清的情况下, 自然应该倾向有利于领海主权的解释。另外, 军用船舶未经通知或许可无害通过领海的权利并没有形成国际习惯法规则, 因为国际习惯法需要国际社会广泛一致的承认, 而据统计世界上已经有40多个国家明确要求外国军舰无害通过领海需要事先通知或者批准 (2) , 即便其他一些国家没有明确军舰无害通过领海的条件, 也并不意味着完全接受美国的主张。

  综合对比上述两种不同主张, 双方主要的分歧实际上聚焦于两个方面:一是《公约》规定的无害通过领海的外国船舶是否能够解释为包含军用船舶;二是外国军用船舶未经通知或允许无害通过领海是否已成为习惯国际法。对于享有无害通过权的船舶的含义, 目前《公约》缔约国并未达成一致理解, 也缺少国际法院等权威机构的解释, 以致于国内外学者对此一直争论不休。正如《奥本海国际法》一书中所指出的, “外国军舰是否有权无害通过领海, 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该书认为, 对于《公约》规定的有权无害通过的“船舶”, 至少可以有如下三种理解: (1) “船舶”应包含军舰, 军舰享有和其他船舶一样的无害通过权; (2) 船舶仅是指商船, 因为如果想要明确授予军舰无害通过权, 应该有明文规定; (3) 《公约》没有对军舰无害通过作出规定, 这是一个国际习惯法的命题 (1) 。

  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条约解释规则, 条约应该依条约之目的和宗旨对比上下文, 按照用语的通常含义作善意解释。“上下文”包含条约前言和附件以及此后条约成员方签订和遵守的相关协定、其他文书及国际法规则。如按前述规则难以确定含义或者确定的含义显然不合理, 则可以参考条约准备和缔约情况等补充资料。在《公约》中, 关于无害通过的条款集中于第三节, 从第17条到第32条, 共分A、B、C三小节。其中A节是适用于所有船舶的规则, B节是适用于商船和按商业目的运营的政府船舶的规则, C节则是适用于军舰和其他非商业运营的政府船舶的规则。美国之所以主张无害通过适用于军舰, 就是根据A节是适用于所有船舶的规则, 其中第17、19条规定的无害通过使用了“船舶”这一词, 并没有区分军舰和非军舰, 并且该节还明确列举了国家有权管制无害通过的情形, 如维护海上交通、生物资源、环境、海关、财政、移民、卫生等, 其中并未包含限制军舰的情形。不过在C节中, 《公约》又明确规定军舰如不遵守沿岸国的法律法规, 可以要求其立即离开, 这说明在《公约》缔约时已经注意到了军舰和商船的区别, 中国也正是据此认为军舰不应该享有和商船一样的无害通过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