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中美南海航行自由相关法律问题研究(6)

  从《公约》的缔约过程来看, 上述两种观点一直处于分歧之中。比如在1973年部分发展中国家提交的条款草案中, 曾经列明军舰通过领海须事先通知或者允许 (2) , 但是美、英、法等国坚持主张军舰通过领海不应该单独设置条件。在1975年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第三期会议形成的《非正式单一协商文本》中, 又曾列出无害通过的规则适用于军舰的条款 (3) , 遭到了30多个国家的强烈反对, 于是在1976年第四期会议形成的《修正的单一协商文本》中, 又删去了无害通过适用于军舰的条文 (4) 。另外在1978年的第七期会议上, 包括中国在内的28个国家曾经联合提议, 要求在第21条中列明军舰通过领海时应事先通知或者得到许可。在后来的第十一期会议上, 中国等30个国家又联合提出议案, 要求在条约草案第21条增加“安全”条件, 以便可以就国家安全方面制订法律法规 (1) 。该提案得到40多个国家的支持, 但也遭到了30个国家的反对 (2) , 以至于最终未强制提交表决。不过会议主席在会上专门发表了一项声明, 强调提案国再次确认提案未付诸表决并不损害沿海国按照条约草案第19条和第25条采取保护安全措施的权利 (草案第19条界定了何种情形下通过是无害的, 第25条则规定了沿岸国对非无害的通过可以采取的必要措施) (3) 。可见从条约的起草过程来看, 各国对于军舰是否完全享有无害通过权显然并没有达成一致, 因此并不能完全推导出《公约》A节的无害通过应该包含军舰的结论。

  实际上, 早在起草《领海与毗连区公约》之时, 该问题就已经存在着争议。比如1956年国际法委员会在第八期会议上提交的草案中, 曾经明确沿岸国可以使军舰通过领海受事先授权或者通知的约束, 通常沿岸国应该授予其按无害情形通过的权利 (4) , 但在遭到部分海洋国家的反对后, 在正式的条约文本中又被删掉了。更早的文件如1930年海牙国际法会议通过的《关于领海的法律地位报告》 (附件一) , 亦曾明确规定军舰通过领海应事先取得沿岸国的特别限制 (5) 。这表明在1982年《公约》之前, 国际社会关于军舰的无害通过并未能够形成定论。为此许多学者, 包含英美国家学者, 如《奥本海国际法》的修订者们, 一直认为《公约》并没有明确军舰是否有权非经事先通知和许可通过领海 (6) 。一些支持美国主张的学者, 经常引用海洋法会议主席、新加坡代表许通美 (Tommy Koh) 的一句话:“我想《公约》在这个问题上很清楚, 军舰如其他船舶一样有无害通过权, 不需要事先通知或得到沿岸国的同意”, 有文章还专门说明这句话引自许通美在1982年10月30日杜克大学举行的专题座谈会上的演讲 (7) 。不过经查阅杜克大学1982年10月举行的专题座谈会的计划表, 许通美并没有在30日发言, 而是在29日作了题为“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完成了什么?”的演讲, 他的讲稿中也根本找不到这句话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