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中美南海航行自由相关法律问题研究(8)

  三专属经济区:军事活动的自由权问题

  《公约》既赋予了沿岸国自然资源主权权利以及人工设施、科学研究与环境保护的管辖权, 同时也赋予了其他国家在专属经济区享有《公约》第87条规定的航行和飞越自由、铺设海底电缆管道的自由以及其他与这些自由相关的合法的海洋利用, 例如与船舶、飞机、电缆、管道运行相关的海洋使用。据此美国认为, 军舰和军用飞机具有在专属经济区自由航行和飞越的权利, 并且可以进行相关的军事活动如军事演习、抛锚、发射降落军事装置、武器试验、情报收集、军事勘测、军事侦察、军事监视等等 (3) , 在专属经济区内进行军事勘测等活动作为公海航行自由内容也符合国际习惯法 (4) 。另外, 鉴于《公约》第19条 (j) 项和第21条部分条款将海洋科学研究 (marine scientific research) 与水文勘测 (hydrographic survey) 并列, 美国认为海洋科学研究并不包含自然资源探查、水文勘测、军事勘测等等 (5) , 专属经济区内的海洋科学研究属于沿岸国专属管辖, 但是其他的海洋测量活动并不在沿岸国管辖范围之内。

  中国则认为, 《公约》第55条将专属经济区界定为具有特殊法律体制的海域, 不同于公海也不同于领海, 虽然公海中的航行和飞越自由、铺设海底电缆管道的自由适用于专属经济区, 但要受沿岸国专属权利的制约, 特别是军用船舶和飞机的活动应当受到限制。《公约》第58条第3项规定非沿岸国在专属经济区内行使权利时, 应该适当照顾沿岸国的权利并遵守沿岸国依照《公约》及其他相关国际法规则制定的法律法规, 第73条又确认沿岸国在一定情形下有权对外国船舶采取登临、检查、逮捕、司法程序等措施, 第301条还特别强调国家应该和平利用海洋, 避免对其他国家的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威胁或使用武力或采取其他与《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原则不相符的方式。另外《公约》第246条规定, 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科学研究应该经沿岸国同意实施, 沿岸国可以对其规制、授权和指导。虽然《公约》的部分条款将海洋科学研究与水文勘测区分开来, 但并未对其作出明确的解释和界定, 更何况水文勘测属于海洋科学研究的一种手段, 实践中也很难判断外国船舶的水文勘测是否是进行科学研究。

  中美主张的上述分歧曾经引发许多学者间的激烈争论, 其中较着名的如佩德罗索 (Raul Pedrozo) 和张海文在《中国国际法杂志》上展开的论争 (1) 。综合而言, 双方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一是《公约》关于“适当顾及” (due regard) 沿岸国权利的规则是否限制非沿岸国在他国专属经济区的军事活动;二是海洋和平利用的宗旨及原则以及善意义务是否限制非沿岸国在他国专属经济区的军事活动;三是海洋科学研究是否包含水文勘测活动。关于“适当顾及”沿岸国权利的问题, 部分国家在《公约》谈判过程中曾强烈反对非沿岸国在他国专属经济区进行军事活动, 但是最终《公约》对于专属经济区既不像领海无害通过规则那样明确了军事演习、研究及测量、情报搜集等众多有害情形, 也没有明确授权非沿岸国可以从事军事活动。不过, 《公约》在第58条中规定非沿岸国享有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与这些自由有关的海洋的其他国际合法用途, 包含与船舶和飞机操作有关的用途, 美国正是根据该条款认为, 军用船舶和飞机的操作包含军事演练、武器试验、军事设施、军事测量、情报收集、导弹防御系统、海洋拦截、海洋控制等各种军事活动 (2) , 均可在他国专属经济区内自由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