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2 15:37 的文章

《公约》与海洋习惯法的关系探究

  摘要:国际海洋法是国际法学中一门古老而实践性较强的法律分支。作为海洋法渊源之一的海洋习惯法是践行这种法律的重要表现, 一系列的国家实践是海洋习惯法渊源的证据所在。海洋习惯法较海洋条约法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发挥着更大的作用。作为海洋条约法重要表现的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是解决所有海洋问题的唯一法律依据。当条约规定不明, 或就某些事项没有规定时, 海洋习惯法就起着重要的补充的作用。国际司法机构援引海洋习惯法作为裁判依据已成为惯例, 在海洋条约法没有规定或者无法约束的情况下, 海洋习惯法成为一项重要的选择。《公约》多处体现对历史性权利的尊重且海洋习惯法的内容属于一般国际法规范的范畴, 无视其他与《公约》具有同样效力的海洋习惯法规则的存在是对《公约》和习惯法的误用。

  关键词:海洋法; 海洋习惯法; 海洋条约法; 国际法渊源;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未规则事由;
 

  经过长达9年的谈判, 终于在1982年缔结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以下简称“《公约》”) 。该《公约》在地球表面2/3的范围内建立了一整套海洋制度, 确认了沿海国和非沿海国在海洋中的多项权利和义务, 使国家在海洋的活动有了法律依据, 故被第三次海洋法会议主席、新加坡籍着名国际海洋法专家许通美大使 (Tommy Koh) 称为“海洋宪章” (constitution for the oceans) 。但是《公约》并非是现代国际海洋法 (以下简称“海洋法”) 的全部内容, 《公约》在海洋法律秩序中不具有效力上的优先性, 许大使所称“海洋宪章”也仅是一个比喻。[1](P.196)事实上, 在《公约》外还存在着海洋习惯法, 它调整着《公约》未规定事项, 如果用《公约》来否认海洋习惯法的存在进而推翻中国在南海的权利则是对海洋法渊源的误用。本文首先确认海洋法的体系结构, 主要探讨界定《公约》与海洋习惯法的关系, 分析海洋习惯法的法律构造, 得出不得以《公约》来统领全部海洋法的结论。对海洋习惯法理论的厘清有利于驳斥南海仲裁庭对中国不利的裁决, 有利于回应有些国家或者仲裁庭试图用“国际法”来改变历史, 以貌似公正的姿态来保护个别国家利益的行为。

  一、海洋法的体系结构

  海洋法是为了调整国家间海洋法律关系而产生并逐渐发展起来的法律, 作为国际法学中的重要的组成部分, 它确定了各种海域的法律地位和调整各国在各种海域从事活动的准则, 是建立新的国际海洋秩序的制度框架。国际法渊源主要有国际条约和国际习惯, 海洋法也主要包括海洋条约法和海洋习惯法, 海洋条约法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为《公约》, 除此之外, 还包括其他一些国家间制定的有拘束力的法律文件, 如1958年联合国第一次海洋法会议期间制定的《日内瓦海洋法四公约》 (Geneva Conventions) 。《公约》的第311条规定这两者之间的相互关系, 即在各缔约国间, 本《公约》应先于《日内瓦海洋法四公约》, 同时, 《公约》不改变各缔约国与《公约》相符合的其他条约而产生的权利和义务。除了海洋条约法以外, 海洋法还有海洋习惯法等一般的法律原则等规范, 体现在一系列的国家实践和众多的法律原则制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