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3 10:43 的文章

《孟子》对《原善》思想和表达方式的启发和影响

摘要

  戴震是乾嘉考据学皖派的创立人和清中叶最具代表性的哲学家。尽管他指认全盘驳斥程朱理学的《孟子字义疏证》为“生平论述最大者”[1]543,但《原善》一直作为“七经小记”中的义理专着,对戴震的哲学思想作出正面的阐述。以往为戴学溯源多着眼明清之际①,然而先秦原典不仅在辞章层面,更在义理层面,对文字古雅的《原善》拥有深刻而明显的影响;况且宋明理学最核心的四书和《易传》,《原善》和《疏证》都无法回避。本文集中讨论《孟子》对《原善》思想和表达方式的启发和影响,以期加深对戴震义理建构的认识。

  《原 善》三 章 作 于 乾 隆 二 十 五 (1760)至 二 十 八 年(1763)间,见戴 震文集,本 文 称 “三 章 本”;约 三 十 一 年(1766),《原善》扩大为三卷[2]360-361,各以三章作为首章,新作诸章广引经传加以阐明,四十二年(1777)八月与《疏证》同刊于孔继涵微波榭,本文简称“三卷本”。三卷本共三十三章,以“《孟子》曰”开头的高达五章,包括卷上第六、七和卷中第三、五、六章。《孟子》在四书中内容最为丰富,思想上尤其以性善论和心性哲学极具特色,这也正是《原善》所看重的方面;《孟子》在仁政论上也颇有建树,不过《原善》讲道德修养和经世济民的下卷并无以“《孟子》曰”开头者,主要引用《中庸》、《论语》和《诗》、《书》。

  一、人性论上《孟子》对《原善》的启发和影响

  性善论的开山着作《孟子》毫无疑问是《原善》一书重要的思想资源。《原善》三卷本篇幅最大的一章是卷中第三章,即文集中的《读孟子论性》,近一千二百字,足足占到全书 九 千 零 三 十 一 字 (依 据 孔 继 涵 刻 本 卷 末 题)的13.3%。由于学术界在研究《孟子字义疏证》过程中对戴震依据《孟子》为“气质之性”暨“才”正名已耳熟能详,不多作赘述,只提示三点。

  (一)戴震将《周易·系辞》“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的问题与《孟子》讨论人性善区别为两个问题:前者是道论,所以自天之善无不同,而成性则各异;后者是性论,所以自天下之物言之,无论人性内部存在多大的差异性,仍然只有人性为善(尽管尚待于个人的实现)。如《原善》三章本上章:“言乎其同谓之善,言乎其异谓之材。”三卷本卷上第三章暨文集《读易系辞论性》说:“善以言乎天下之大共也,性言乎成于人人之举凡自为。”卷中第三章暨文集《读孟子论性》:“人物之生,类至殊也;类也者,性之大别也。”该章认为人与人同类,故性相近;人与物不同类,则性不同。孟子言“性善”是依据人的气质所下的判断,而不是根据另外的什么天命之性或义理之性。该章由此展开对程朱理学之性论的批判。卷下第二章再次强调:“人与物成性至殊,大共言之者也;人之性相近,习然后相远,大别言之也。”如果能明白戴震的这一区分,当我们看到《原善》三章本中章和三卷本卷中第一章所谓“是故人物生生,本五行阴阳,征为形色。其得之也,偏全厚薄,胜负杂糅,能否精粗,清浊昏明:烦烦魂魂,气衍类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