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3 10:43 的文章

《诗经》孝道思想三种表现家庭情感、社会宗教及道德教化

摘要

  孝道思想源远流长,是中华文化中最为显着的伦理观念。作为最早的诗歌集,《诗经》同样反映了当时社会中的孝道思想,而且其中所反映的孝道思想,已经全面展现出孝道思想的亲情基础和社会意义。如周延良所认为,孝“在原始社会晚期已经具备了比较完整的语义系统”[1]。《诗经》所反映的孝道思想,具体表现在家庭情感、社会宗教以及道德教化的三重层次。尤其是作为民众思想感情的宣发,《诗经》更多地保留了普通民众的孝道情感,更加真实地反映了孝道思想对当时社会的影响。孝道思想在社会宗教层次以及道德教化层次的反映,表明在当时的社会中孝道观念已经为社会所普遍认可,蕴含着更大的社会意义。

  一、孝道情感

  孝道观念的基础在于家庭中父母子女之间的情感,父母子女的情感是一切孝道思想的原始出发点和依托,这是孝道思想最基本的层次。《说文解字》解“孝”为“善事父母者”。孝道情感的表现,首先在于子女对父母的感恩和奉养之情。《诗经》中对孝子之情表现最为真挚的,莫如《小雅·蓼莪》,清人方玉润赞“此诗为千古孝思绝作”[2]418。

  “蓼 蓼 者 莪,匪 莪 伊 蒿。哀 哀 父 母!生 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瓶之罄矣,维罍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谷。我独何害?

  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谷,我独不卒。”

  《蓼莪》表达了孝子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而自己却不能对父母终养的愁苦之情。对于父母养育自己的艰辛,诗中提到“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哀哀父母!生我劳瘁”。诗人回忆父母抚育自己的每一个细节,“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通过这样的反复渲染,父母抚养子女的辛劳跃然纸上,而诗人对于父母的忧思和感激之情,更加感人。对于父母去世以及自己无法报答父母养育之恩,诗中形象地展现了孝子的痛苦之情。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出则衔恤,入则靡至”;没有了父母,就好像失去了一切的精神依靠。出门尽是忧愁,回到家中亦没有归属。更加让诗人痛苦的,则是在父母终老之时,自己不能在父母身边,不能终养。诗人的痛苦,对于父母的感恩和愧疚,充分地得以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