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3 10:43 的文章

从法哲学层面梳理国家权威与个人自由的关系

摘要

  弘扬个人的自由与权利,是近现代西方法律文明的主流观念,也是一种具有普世性影响的政治思潮。同时,个人自由权利的实现也有赖于国家权力的保障,二者是一种相互补益、相互支持的互动过程。对国家的忠诚和政治义务观念,始终是公民美德和公共精神的核心内容,更是政治认同、个人自由与权利的前提。过度的个人主义使得国家观念和政治认同逐步衰减,因此有必要从法哲学层面重新梳理国家权威与个人自由的关系,确立合理的民族国家观念和公民美德。朱祥海博士的<<利维坦法哲学>>是对这个重要政治哲学问题所进行的学术思考。

  一、自由与权利何以可能。

  每一个政治共同体和公民社会都具有特定的伦理品质和信仰体系,这是现实政治法律制度的内在精神结构。政治哲学家沃拉斯(Graham Wallas)指出:“现代国家必须为其人民的思想和感情而存在,不是作为一个直接观察的证据,而是作为一个心灵的实体、一个象征、一个化身或一个抽象观念。
  在西方的知识传统中,自占希腊时代直至当代,如何合理地安排个人与政治共同体的关系,始终构成了政治法律哲学的主旋律。启蒙运动使个人权利与自由得到了极度的弘扬,人木身成为制度设计的尺度。
  个人的自山与权利,在社会契约论者,如洛克、卢梭、康德等理论家们的精心阐释和辩护下,成为主流的政治意识形态观念。山此,个人的权利和自山逻辑地上升成为了至上性的存在。但是,极端的个人主义却造成了公共精神和国家观念的衰落,政治认同程度的减低。在纷乱不堪的时代,霍布斯发表了着名的《利维坦》,系统地梳理了个人自山的源流演进史,确立了一个被遗忘的传统即利维坦式的政治哲学。
  《利维坦法哲学》一书即以“霍布斯定理”作为研究的基点和起点,从“霍布斯命题”出发,作者系统追溯和阐释了个人自山的成立前提和正当性基础,进而指出了西方自山主义的理论弱点和盲点。正如作者所言:“这不是一部讨论自山主义的作品,而是一部关于自山主义民主政治何以成立的着作,即探究现代自山民主政治得以实现的前提条件。在正确理解自山主义的理论前提和内在理路时,“必须拒斥那种浅薄的自山主义理想和自山主义者们所扞卫的、无视现实条件的‘个人自山和权利’。为此目的,我们首先需要回到西方占典自山主义传统中进行重新检视与梳理。通过综观占典时代的自山主义政治哲学中的所有的理论立场和实践方案的来龙去脉,才能真切地弄清楚自山主义的理论困境”。从此种基木理论立场出发.作者详细梳理了自占希腊时期、中世纪、启蒙时代直到当代的自山主义政治哲学观念。通过对不同时代的理论考察,指出自山主义建立在两个基木预设之上,即个人权利优先于政治权力、个人自山优先于政治义务。但是,这两个基木预设是一种不稳固的假定,并且,是一个需要政治现实前提的“理论预设”。朱祥海博士指出,大多数自山主义论者(包括西方和国内的自山派知识分子),在讨论宪政、法治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前提性问题,即已经建成的民族国家或者社会基木秩序已经获得可靠保障。否则,契约、权利优先、自山至上等问题都将成为无源之水。在西方的法律哲学传统中,唯有霍布斯理性地思考了个人权利和自山得以实现的前提条件和制度基础问题。然而,不幸的是,利维坦传统却被遗忘了。作者细致地分析了霍布斯“利维坦”的象征意义和内在意蕴,认为利维坦表征着基木的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个人的权利和自山只有在稳固的民族国家基础上才是可能的。“和平与秩序、正义和公平、自山与权利,是每个有理性的人都欲求的神圣价值,更是利维坦国家致力追求的至上理想。但是,现代自山主义遗忘了霍布斯的利维坦理想,单纯偏执于个人主义的立场,山此,造成了现代性危机和人的持续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