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3 10:43 的文章

巴迪欧与福柯有关哲学与心理学的问答

摘要

  巴迪欧:什么是心理学?
  福柯:我可能要对您说, 我认为不该将心理学定义为一门科学, 心理学更像是一种文化形式; 它包含在西方文化从很久以前开始经历的一系列新鲜事物中, 有些东西在这些新鲜事物中得以诞生,例如我们在中世纪某些场合进行的忏悔, 宗教决疑论, 例如对话录、演讲、推理, 还有17世纪贵族界的宫廷求爱诗歌。
  巴迪欧:作为文化形式,哲学和心理学有内在或外在的联系吗?哲学是一种文化形式吗?
  福柯:您提出两个问题:
  第一, 哲学是一种文化形式吗?我要说我不太算是哲学家, 不在其位所以很难去了解。我认为,这是当前让人们产生争辩的大问题; 实际上, 哲学有可能是最广泛的文化形式, 基于此我们可以反思什么是西方。
  第二, 如今, 作为文化形式的心理学和哲学的联系是什么?我想我们处在一个让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对立了一百五十年的争端点上, 所有围绕着教学改革的疑问现在又把问题提了出来。
  我想我们可以说, 首先, 实际上从19世纪起,心理学以及从心理学观点出发的人文科学与哲学处于一种混乱的关系中。哲学与其他人文科学的这种错杂关系, 我们该如何看待它呢?我们能够想像, 哲学在西方世界里曾经盲目的、近乎孤立的, 在混沌中、在对其自身意识及方法的迷惘中划出一个范围, 它将这个范围称为精神或者思想, 而现在这个范畴就成了人文科学用清楚、明了、积极的方式去开发的遗产。因而, 人文科学就理所应当的占据了这个曾经属于心理学, 后来又被心理学遗弃为荒芜之地的有些宽泛的范畴。
  这就是我们能够回答的。我想这是某些人乐意去说的, 我们可以认为这些人是人文科学的信奉者, 他们觉得心理学的旧使命伴随了希腊思想在西方的诞生, 而现在是要用人文科学的工具来重拾这个使命。我以为这样不能准确界定问题, 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与实证主义哲学观点有明显联系的、相似的分析方法。
  我们也可以说其他的、相反的话: 这可能成了西方哲学命运的组成部分,19世纪以来, 某种类似人类学的东西成了不可能的范畴; 我提到人类学,不是要谈论这门我们称作人类学的、研究我们外部文化的特殊科学; 通过人类学, 我明白, 这个纯哲学的结构现在将哲学的问题都安放到了我们称之为人类有限性的范畴里。
  如果我们只能在人是一个自然人(ho mo nat u-r a) , 或者人是一个有限体的时候讨论哲学, 在这个意义上, 整个哲学其实不就成一种人类学了吗?此时, 哲学变成了一种文化形式, 在这个文化形式里,所有广义的人文科学都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