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史 2018-11-23 10:43 的文章

哲学的本质、表现形式及其个性化智慧追求

  “什么是哲学?”这一问题的提出本身就是一种哲学的追问。如果对中外各种哲学导论或哲学引论作一概览,便不难注意到,关于如何理解哲学这一问题的讨论很多,对哲学的定义也不少,可以说至今没有一致的结论。2006年作者在斯坦福大学作学术研究时,曾和已故美国哲学家罗蒂谈到过这一问题,他当时很直截了当地对“什么是哲学”这一问题本身提出质疑。 罗蒂的立场从一个方面表明,对以上问题的提法本身就有不同理解,如果欲就这一问题给出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回答,则就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从另一角度看,“什么是哲学”这一问题本身具有开放性。 尽管定义式的回答很困难,但是,每一个从事哲学思考的人从各自的立场出发,仍可就这个问题作出自己的理解。总体而言,哲学离不开哲学的历史,对“哲学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回答,同样也需要基于哲学的历史:这里最好的方式,就是回过头去看一看,历史上的哲学家们---古希腊以来的西方哲学家们、先秦以来的中国哲学家们---是怎么说、如何思的,他们提出一些什么问题,又以什么样的方式回答这些问题,真实的哲学就存在于哲学史的这一思与辨的过程之中。 如果从以上角度来看,那么,对于“什么是哲学”的问题,也许可以基于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这两种形态,形成一个大概的理解---虽然这不一定是严格的定义。

  首先,追本溯源,哲学最初以“philosophy”来表示。 “philosophy”这个词一般都很熟悉,其涵义与“智慧”相关,可以概括为“爱智慧”或“智慧之思”. 这一事实表明,哲学的起源一开始就是与“智慧”

  联系在一起的。 谈到“智慧”,便自然要考虑“智慧”与其他观念形式的区别,为什么哲学与“智慧”相关?作为智慧之学,哲学与其他的学科到底有什么不同?这一问题涉及“智慧”与“知识”之间的关系。

  如所周知,“知识”主要与“分门别类”的学科相联系,它的典型形态可以说是科学,中国近代将“sci-ence”翻译成“科学”(分科之学),这是很有道理的。 作为一种知识学科,“科学”就是“分科之学”,分科意味着分门别类地讨论、理解世界上各种不同的对象。 在分科的同时,知识(包括科学)也包含自身的界限,从物理、化学、生物等自然科学,到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等社会科学,都有各自的界限。

  然而,人类在理解这个世界的过程中,除了分门别类地了解不同的领域、对象之外,还需要一种整体的视域。事实上,世界在被各种知识形态分化之前,其本身并不仅仅以分化的形态出现,而是同时呈现为相互关联的整体。这样,要把握世界的真实形态,就不能限定在知识的界限之中,而是需要跨越知识的界域。 事实上,“智慧”最基本的特点便在于跨越知识的界限,从不同于分化了的知识的层面去理解真实的世界。 从认识世界这个角度来看,这种理解无疑是不可或缺的。 这是就“philos-ophy”这个概念的源头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