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艺术 2018-11-22 15:10 的文章

中国经典酒文化的美学特征分析研究

  摘要:馥郁芬芳的中国美酒,与诗词歌赋、文学典籍、书法绘画、散文戏曲以及影视、音乐等诸多艺术形式联袂演绎,相得益彰,构筑了丰富多彩、意境悠远的中国经典酒文化。对中国经典酒文化的美学特征进行分析研究,有利于为中国酒类企业的文化传播决策提供依据,拓展酒类产品的海外贸易。

  关键词:酒文化; 传播路径; 审美契合;

中国酒文化

  基金: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资助项目“中国经典酒文化的国际传播路径研究”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XTCX150610); 四川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川酒文化国际传播研究中心”资助项目“文化传播视角下的中国白酒国际化途径及对策研究”(项目编号:CJCB14-12)、“川酒品牌国际化微传播策略研究”(项目编号:CJCB13-01)阶段性成果;

  引言

  《汉书·食货志》载,“酒者,天之美禄。帝王所以颐养天下,享祀祈福,扶衰养疾,百礼之会,非酒不行”,酒被誉为“天之美禄”,意即上天赐予人类最美好的礼物。古人或将酒奉为上天的饮用佳品,亦将酒誉为流动的奇美彩云,汉代王充云:“口饥欲食,仙人辄饮我以流霞一杯,每饮一杯,数月不饥”(《论衡·道虚》);北周庾信曰:“愁人坐狭邪,喜得送流霞”(《卫王赠桑落酒奉答》);明代徐复祚言:“雪花酿流霞满壶,烹葵韭香浮朝露”(《投梭记·叙饮》)。中华五千年的社会生活中,美酒佳肴总是相伴而生,如影随形。一提及她,人们往往会联想到丰盛味美的宴席和美好喜庆的场面以及飘逸隽永的中华酒文化。馥郁芬芳的中国美酒,早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超越了其固有的物质形态。丰富多姿的中国酒文化与诗词歌赋、文学典籍、书法绘画和散文戏曲以及影视音乐等艺术形式相辅相成,孕育了人们的精神诉求或美好愿景,共同构筑了一幅亮丽的文化画卷,承载、传承和发扬着灿烂悠久的中国经典酒文化。

  中国的酒文化悠远意长,可谓与国学共存,与艺术同行。在中国酒文化几千年的发展历程中,酒与文学艺术相伴而生,结伴而行。无论是典籍国学,诗文创作,歌舞之乐,书画戏曲,还是影视音乐,总需要酒来助兴和起兴。中国诗酒文化之滥觞的《诗经》中,言“酒”者凡62次,39篇。其中,《大雅》6篇,《颂》4篇,《小雅》29篇。与“酒”有关者36篇,其中《大雅》10篇,《颂》8篇,《国风》2篇,体现了人类宗教、人际心灵沟通和审美等多个精神层面。《白居易全集》中,“酒”出现凡840处,《杜甫全集》204处,《李白全集》250处,《韩愈全集》138处,《柳宗元全集》65处,《苏东坡全集》1151处。〔1〕《唐诗三百首》涉及酒的有46首;《宋词三百首》中,与酒相关的有126篇;在《全元散曲》中有近三分之二的篇章涉及“酒”,其中“酒”出现了1121次,“醉”936次,“饮”211次,“杯”259次,“樽”192次。〔2〕中国四大名著《水浒传》发生饮酒场面647次,《三国演义》发生饮酒场面319次,《西游记》发生饮酒场面103次,《红楼梦》发生饮酒场面152场(次)。〔3〕中国绘画史上大多画家都会借助酒来激发灵感,他们在花前酌酒对月高歌,往往“醉时吐出胸中墨”。酒与绘画辅牙相倚,不少中国经典画作与酒文化题材息息相关,酒使得书法洒脱,使得绘画大气。〔4〕五代时期的画家励归真,唐代“画圣”吴道子,宋朝画家郭忠恕,明朝画家吴伟,清代画家郑板桥,现代画家傅抱石等常常喜欢酒后作画,其画作大气磅礴,栩栩如生。酒和戏曲也是唇齿相依,相互映衬。喝酒看戏,戏中饮酒成为众多戏曲观赏和表演的一大特色。酒与书法,酒与影视,酒与音乐都有着相似的关系。晋代“书圣”王羲之,唐代“草圣”张旭,元代草书家鲜于枢,明朝草书家祝允明,清代书法家傅山等,常常酒后挥笔疾书惊世佳作。“美酒飘香歌绕梁”正是酒与音乐密切关系的真实写照,乐中品酒,酒中抒乐,展现酒的芳香与人的情感。由此可见,酒成为了文学艺术的催化剂,酒对文学艺术家及其叹为观止之作产生了深远影响,酒对人类艺术及其审美活动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