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艺术 2018-11-22 15:36 的文章

基于人学视角对马克思主义美学重构

摘要
 

  马克思主义美学在中国现当代美学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可以说贯穿了整个20世纪中国美学的理论谱系。从政治和社会的维度而言, 马克思主义指引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进程, 推动中国革命走向胜利, 并带领无产阶级建立起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从知识维度而言, 马克思主义促使知识形态从古典转向现代, 并与其他学科知识一道, 共同构成“启蒙现代性”的重要维度;从美学角度而言, 马克思主义美学是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解释艺术审美问题, 构建了中国现代美学自律重要组成部分, 并呈现出三个层面的特征。首先是作为激进的“革命”话语出现的, 美学以及相关的文学艺术推动社会革命、成为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宣传的重要构成部分。其次是作为美学“自律”的知识场域出现的, 马克思美学中关于劳动、实践、生活、社会、大众、意识形态等关键词, 都构建了属于美学本体的话语方式。第三是作为对主体的“人学”关照而出现的, 整个马克思主义美学体系最终落脚点依然在于对人的自由和解放的关注。
 

基于人学视角对马克思主义美学重构
 

  审视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的谱系进程, 无论是“左联”、延安时期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大众化、革命化, 还是建国以来“美学大讨论”的理论深入, 抑或19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美学热”的理论探索, 都处在革命话语、美学自律、文化启蒙的胶着语境中, 并推动马克思主义美学构建成为一个不断开放、不断延展的理论体系。反思20世纪马克思主义美学的主导线索, 人性、人道主义与人文关怀构成重要的理论基石, 并且成为推动社会革命、促使文化启蒙的核心, 其人学谱系主要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毛泽东、鲁迅、瞿秋白等为代表的大众审美启蒙论, 他们吸取了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中的阶级革命理论, 将“为大众”视为美学和文学的最高目标, 并以整体化启蒙的方式建构全新的“人民美学”, 此时马克思主义美学的人学谱系呈现出集体化、阶级化和大众化的特点。第二阶段是以实践美学为代表的主体性理论, 以朱光潜后期的实践美学改造、蒋孔阳的“美感论”以及李泽厚的“美是自由的形式”为代表。美学家试图发掘马克思主义美学中有关个体主体、感性、形象、自由等维度的元素, 并将其纳入到马克思主义实践论的宏大体系内部, 完成了美学从集体话语到个人主体、从物质实践到精神体验的理论谱系。而其中蕴含的正是人性、人道主义的价值诉求, 这也契合了思想解放的改革浪潮。第三阶段则是在新时代呈现出集体性与个体性相互交融、审美愉悦和时代责任相互推进的场景。与此同时, 后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生态美学、环境美学、生活美学、文化美学等都与马克思主义美学产生知识互动关系, 他们以主体和人文关怀为核心, 探究身体、环境、感性、生态等对后现代主体生存的影响, 试图进一步释放美学话语。可见, 人学谱系和人文关怀构成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的重要维度, 并能够在当下知识播撒和文化弥散的语境中, 延续美学自律的反思性与批判性价值。较之相关已有研究, 本文以“人学”脉络为主线, 紧扣三大阶段的内在张力和理论融合, 以主体性和人民性特质重构马克思主义美学面貌, 凸显出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的人文价值和文化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