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艺术 2018-11-22 15:42 的文章

秦腔武生表演的美学意义

摘要

 

    秦腔武生隶属“二十八类”行当,它与其他戏曲形式的武生有着一定的相似性,同属生行一支。武生的扮演者一般是擅长武艺的青年男性,在戏剧表演中具有独特的地位,通过武生精湛、巧妙的表演,充分调动全场气氛,将武术与戏曲表演相结合,使观众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戏曲艺术中武术的无限魅力,对秦腔武生表演审美特征的研究在当今有着重要的意义与价值。

  一、秦腔武生表演的民族性

  作为我国传统的民族戏曲形式,秦腔集中体现了我国的传统戏剧特征,具有鲜明的民族性,从表演体系上看,秦腔可被归入“梅兰芳体系”,它是世界三大演剧体系之一。而武生作为秦腔表演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体现了民族性的审美特征。首先,它是我国土生土长的一种戏剧表演形式,集中体现了我国传统戏曲的精髓,具有悠久的发展历史,在我国的戏曲史中占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秦腔在明中叶便已经有了完整的雏形,有了具体的表现形式,且对之后兴起的另一类戏剧形式京剧有着重要的影响,许多秦腔类剧目都逐渐向京剧转化,如《拷红》《春秋笔》等,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秦腔武生表演的民族性特点。秦腔武生再具体划分,又可分为长靠武生与短打武生,这两者都有各自不同的特点。一般情况下,长靠武生以扎大靠为主,因此得名长靠,在表演上兼顾武打与功架;而短打武生从装扮上是以短装为主,着薄底靴,注重武打,体现出了鲜明的民族性。

  二、秦腔武生表演的地域性

  秦腔戏剧有着鲜明的地方特色,有一定的地域性特征,而这也正是民族性的一大体现。秦腔最早流行于陕甘一带,主要形式为民间曲调或者宋金时期盛行的桡骨杂剧,在现代的宁夏、青海、陕西等地区,秦腔仍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广为流传,充满了浓厚的地域色彩。在我国明末时期,李自成率兵起义,还一度将秦腔中的“西调”作为军戏,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梆子。秦腔有多种分类,但仍以山西的地方戏曲剧种为主。秦腔中的武生表演也就此被赋予了地域性色彩[2],不仅是对厚重秦文化的展示,同时也是对西北高原阳刚之美的赞颂。在秦腔艺术表演中,不乏一大批优秀的武生演员。以表演艺术家刘毓中先生为例,他不仅擅长文戏,也具有深厚的武打功底,武生、小生、老旦、小丑样样精通,并在秦腔戏剧表演过程中,融入现代的时尚元素,对其进行创新,使秦腔艺术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与传承。他在《殷桃娘》中饰演项羽,将武生的角色进一步发展,与花脸表演相结合,不论从演员化妆还是唱腔方面都进行了改编,得到了戏剧界的一致认可,这种鲜明的地方性色彩也是秦腔武生表演的一大审美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