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艺术 2018-11-22 15:45 的文章

借助儒家思想提升幼教学生的书写素养

摘要

  儒家文化对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文化结构和精神追求产生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对中国人的审美影响是深远的。书法对于发扬光大儒家文化起到了积极作用,书法完美诠释了儒家精神的内涵,儒家文化对书法的影响更是比比皆是。中国书法艺术是深受儒家中庸之道影响的,在书艺审美中更多地强调中和之美。中和和中庸之道在书法艺术中的表现,就是要求书写过程中各种形式的对立因素,如刚柔、枯润、浓淡、舒敛、大小、长短、正斜、疏密、虚实等,都要相反相成,使作品成为和谐的整体,生动地体现多样统一的基本法则。国学大师陈寅恪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送给青年人一句话:“心有浮躁,犹草置风中,欲定不定。”他告诫大家要自定心神,集中精力,清除浮躁,专注功课。处于青春期的幼师生(中职),伴随着升学、生活、情感压力的增大,面临着生理、心理矛盾冲突的急剧发展,进入了心理学上的“躁动期”,表现出浮躁的不良心理。而激烈的社会竞争、快速的生活节奏、浮躁功利的社会心态,也给学生的心理增添了浮躁的因素。矫治幼师生的浮躁心理成为当前幼师心理教育迫切要解决的问题。书法艺术心理学和现代笔迹心理学研究发现:
  学习书法就是培养静心、克服浮躁的一剂良方。中国的书法非常重视书写者的性情。所谓“字如其人”,就反映了性情与书写的关系。幼师学生正处于吸收知识的大好时期,正面的引导和鼓励能够很好地引领学生不断追求和完善自身的修养,不断提升其对书法的兴趣,同时儒家文化也“润物细无声”地深深影响学生不断追求向上。
  书法艺术中的中和之美,也就是讲究书法的笔法、结构和章法,要求做到节制、不偏不倚,从而显示出美。儒家中和的审美标准要求书法“势和体均”“平正安稳”的审美原则,要求结构、章法“折中”“得其中道”。在用笔方面要求“润”和“畅”,反对棱角外露,以求达到“宽闲圆美”的境界:“当行草时,尤当泯其棱角,以宽闲圆美为佳”,主张“用笔宜收敛,不宜放纵”。从用笔上看,要求曲与直、藏与露、方与圆、断与连、迟与速、枯与润、行与留、疾与涩、平与侧等的对立统一,所谓“笔不欲捷,亦不欲徐,亦不欲平,亦不欲侧。侧竖令平,平峻使侧,捷则须安,徐则须利,如此则其大较矣”。从结体上看,讲求疏密、黑白、虚实、主次、向背、违和、欹正等辩证统一,既强调“和而不同”,追求统一中的多样变化;又主张“违而不犯”,要求相反相成,在变化中服从整体风格。笔者利用儒家思想,在分析研究对象原有浮躁心理并获得相关信息的基础上,坚持群体辅导与个体矫正相结合,指导学生通过改变原先书写过程中某些笔画、结构形态、章法以及书写习惯,并不断重复练习,促使良好的心理品质得以形成与巩固,以取代浮躁心理,使学习者的心理素质获得提高。主要采取以下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