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艺术 2018-11-22 15:46 的文章

斯皮尔伯格战争影片中英雄主义的个人化叙事建构

摘要

  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离不开英雄主题,然而,纵观斯皮尔伯格的作品却可以发现,他将英雄主义的宏大叙事完全淹没在个体的生活体验中,借助于个体的生活经验性表达来颠覆英雄主义的宏大叙事范式。
  例如,《拯救大兵瑞恩》《太平洋战争》和《父辈的旗帜》都是将个人记忆以“碎片”的形式穿插进抽象的历史时空,将影片植入具体的战争,以宏大历史事件叙事为开端,在具体的战事之后,叙事焦点再转移到一个个普通人物身上,运用微观叙事手法,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在极端环境中普通战士的真情实感。在战争叙事时空设置中,个人化和日常性的叙事场景无处不在,并且后者总是在瓦解和颠覆传统意义上的宏大英雄叙事范式。

  一、《拯救大兵瑞恩》
  《拯救大兵瑞恩》在叙事上体现了个体生存价值拆解英雄叙事的诗学印迹。影片以年迈的瑞恩到墓地祭奠那些在二战中为拯救他而牺牲的战友为开篇,回忆了当年的那次拯救行动。拯救源于维护美国核心家庭的完整与幸福,即为了不让因为战争已失去三个儿子的母亲再次承受丧子之痛,美国军方特令前线组织一支8人小分队,寻找并救出瑞恩,使其平安回家。在这样一个高尚的名义下进行的拯救行动却从一开始就遭到救援小分队的质疑:“用8个人去救1个人值得吗?”“我们没有父母家人吗?”“难道他的命就比我们的命更值钱吗?”面对战友的不解和疑惑,甚至有的战友想脱离救援行动,作为救援小分队队长的米勒上尉没有用豪言壮语去说服手下,他只是说:“我不知道值得不值得。最好瑞恩值得我们这么做。我只知道你们每向前一步,就离家近了一步。”将一场充满了庄严与神圣的国家救援活动轻描淡写为能够早日回家的个体情感诉求。
  在整个救援过程中,影片设置了不同情节来揭示战争状态中个体的真实情感:当另一位叫瑞恩的人被找到时,对方恳求救援小分队把他送回国去,毫无军人应有的英雄气概;从未真正在前线打过仗的翻译厄本在与敌人的交火中吓得腿发抖,倚着墙哭却一步也迈不动,没有及时给战友送去子弹,导致两名战友牺牲,连敌人下楼时都不屑于杀他;英勇作战的韦德在死亡前的悲哭求救,不停地喊着“妈妈”。影片通过这些情节在给崇高使命感祛魅的同时,以个体化的生存体验将英雄叙事之下的生命存在本相照亮,真实地刻画了个体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留恋。波德维尔认为,“电影就是创造存在于历史语境中的东西,而目的是产生确定的效果。”在二战的历史语境中,影片用一次救援行动质疑和拆解了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与英雄叙事范式明显悖离的个人性叙事贯穿整个叙事过程,而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每一个个体生命的丰盈性和深邃性得以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