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艺术 2018-11-22 15:46 的文章

从云南第12届剧目展演探讨民间戏剧双向学习借鉴和多元化

摘要

  中国戏剧是中华各民族共同创造的,是汉族与少数民族经济、文化长期相互交流、融合的产物,反映出中华文化“和而不同”的交融关系和个性特征,体现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与精神。汉族与少数民族戏剧艺术,除具备中国戏剧“以歌舞演故事”的共性特征外,又都具有自身的个性特点,使戏剧艺术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景象。这种艺术的交流与融合、共性与个性,体现于剧种规律、剧目流变、戏剧内容、艺术形式等多个方面。本文无力全面展开,在此借观摩云南省第12届新剧目展演之机,仅就少数民族戏剧的艺术形式问题,谈几点个人认识,以求教于方家。

  一、各级戏剧会演
  2013年11月,我应邀赴昆明参加云南省第12届新剧目展演活动,有幸观摩了滇剧《赛装姑娘》、京剧《红烛魂》、歌舞诗《他留人》三出剧目的演出,对云南戏剧留下深刻、美好的印象。滇剧《赛装姑娘》有两个看点,一是古老剧种如何演现代戏?二是汉族剧种如何表现少数民族题材?该剧以线性结构编排,简洁而流畅,通过彝族赛装节上的一件多彩嫁衣,引发了一系列附着其身的故事。剧作不追求故事离奇、哲理高深,而是以白描的手法、生活化的语言,展示新时代的新人物、新思想。其中既有新一代彝族青年的理想抱负与创业热情,也有老一代彝人对传统文化、民族情谊的执着坚守;既有年轻人爱情火花的碰撞,也有经商人道德理念的冲突;展现了彝乡的崭新变化与彝人的赤诚情怀。
  舞台上综合运用了表演、音乐、舞蹈、美术等表现手段,达到了美听美视的艺术效果。尤其是注重将滇剧传统表演形式与彝族艺术形式有机结合(如运用了大量的彝族歌舞和音韵),同时注重将滇剧艺术语汇与现代艺术元素相结合(如运用了街舞、芭蕾、模特步、流行曲等),形成了轻松、明快、喜悦的轻喜剧风格。该剧演员全部由云南省滇剧院的青年演员担纲,旨在推出新剧目的同时推出新人,在现代审美观照下直面青年观众和演出市场。这是古老剧种面向新时代的探索与实践,是剧院推行“新派滇剧”的勇敢尝试,其做法是尤为值得赞赏与肯定的。
  京剧《红烛魂》也是一部现代戏,剧作以昆明“一二一”惨案为背景,通过闻一多于1938~1946年在昆明的一段生活,描绘了他爱祖国、爱人民、爱家人的人性美,反日寇、反内战、反独裁的人格美,展现了现代知识分子坚持真理、热爱和平、追求光明、不畏牺牲的高尚民族气节。该剧情节结构完整、流畅,人物形象鲜明、丰满,尤其是作者熟悉戏曲舞台,“手则握笔,口却登场”,其剧作疏密相间、繁简得当,为演员的表演留下了大可作为的空间。我们都知道现代戏难写,现代戏里的英雄人物更难写,但作者勇于面对挑战、六易其稿,最终塑造出这样一个有血有肉、可歌可泣的现代民族英雄形象。